首頁 > 熱點關注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迷網絡不能自拔 各種“收割”防不勝防——父母染上“網癮”怎么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法治日報-法治網 發布時間:2023-09-27 15:41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編者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不久,千萬粉絲主播“秀才”賬號被封一事沖上熱搜。據公開報道,“秀才”的粉絲多為中老年女性,有“中老年婦女收割機”“養老金殺手”之稱。此事引發網友對老年人線上社交之困的熱烈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人口老齡化以及互聯網的普及等,老年網友的數量快速增長,對線上產品的需求越來越大,每天上網、刷手機的時間也越來越長。老年人沉迷網絡、輕信網絡謠言、熱衷網絡購物、被誘導打賞等問題層出不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字時代,如何回應老年人社交需求,如何保障老年人合法權益?從今天起,法治經緯版開設“破解數字時代老年人社交困境”專欄,推出系列報道,敬請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 近年來,60歲及以上網民占網民整體比例快速上升,截至2022年12月,老年網民規模達1.53億。一些調研報告顯示,不少老年人日均上網時長超過4小時乃至6小時,沉迷其中,成“銀發低頭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 沉迷網絡不僅影響老年人健康,還帶來包括人身安全、財產等一系列風險。一些老年人熱衷網絡購物,“主播說啥都信”,家里快遞堆積如山;一些老年人深陷網絡騙局,被騙錢騙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 完善立法與相關政策,建立健全老年人網絡權益保護機制。有針對性地加強對老年人的網絡教育和培訓,教他們設置安全措施,辨別網絡騙局、保護個人信息,提高網絡安全能力,維護合法權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● 平臺要管理好內容,對含有誤導、欺詐等內容和行為要及時采取措施,設置便捷的投訴機制,方便舉報查處。有關部門應加大監管力度,著重打擊對特殊群體進行不當引導消費的主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漫畫/李曉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嗡嗡……”手機發出震動聲,切菜的聲音暫停了幾秒,廚房里只剩下煮鍋的咕嘟咕嘟聲。很快,菜刀和砧板的碰撞聲重新響起,可沒過一會兒,第二次震動聲響起,切菜聲再次中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溫晴偷偷望去,只見母親把菜刀放到砧板上,雙手快速地在圍裙上蹭了蹭,然后捧起手機。溫晴只能看到母親的背影,其右手胳膊在小頻率晃動著,她猜想母親的臉上一定掛著笑容,正在短視頻平臺上留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61歲的母親玩短視頻很溜,每天捧著手機的時間至少七八個小時。這讓溫晴從開始的高興轉為擔憂——從老家趕來北京照顧她一家起居的母親有自己的愛好,似乎沒有“老漂一族”那樣的孤獨;而沉迷短視頻則影響到了健康,母親患上了腱鞘炎,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是涂藥膏和減少使用手機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不是個例。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報告顯示,近年來,60歲及以上網民占網民整體比例快速上升,截至2022年12月,老年網民規模達1.53億。一些調研報告顯示,不少老年人日均上網時長超過4小時乃至6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刷短視頻、交友婚戀、網絡購物、在直播間打榜應援……他們在網絡世界中放飛自我,有的甚至“茶飯不思”,深陷其中,成為“銀發低頭族”。采訪中,多位受訪者向《法治日報》記者發出了類似驚嘆:“我的父母染上‘網癮’了,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熬夜刷手機是常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迷網絡不能自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溫晴今年32歲,剛生完孩子。母親擔心女兒的身體,便從湖南老家趕到北京。與母親同住的一年時間里,溫晴發現,母親對手機越來越癡迷:炒菜時,如果手機響了,立即調小火,擦擦手拿出手機看看;拖地時,也會把手機放入衣服兜里,只要來了信息,就把拖把往墻上一靠;甚至因為刷手機,在電飯煲裝了米后,忘記按下開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不久,溫晴發現,母親和年輕人一樣,刷手機到凌晨一兩點。那天凌晨1點多,她起床上廁所時,發現母親房間還有微弱的亮光。她輕聲問了句“睡了嗎”?屋里沒有回應,她推開門,看見母親側躺在被窩里,戴著耳機在看視頻。發現女兒進來,母親慌忙把手機屏幕關掉,解釋說自己“不太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來,溫晴覺得母親來北京,要照顧自己一家起居,周邊又沒朋友,普通話也說不太利索,能玩玩手機、看看短視頻打發時間,挺好的?赡赣H太過沉迷其中,還經常熬夜,導致身體每況愈下,經常忘記要做的事。最近,母親右手大拇指下方肌肉酸疼得厲害,去醫院檢查被診斷為腱鞘炎,醫生開了藥并叮囑她“減少使用手機時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沉迷網絡的老年人,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8歲的夏林梅獨自住在北京朝陽常營地區,今年8月新換了第3部智能手機。“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拿手機,半夜醒了也要刷會兒手機,一會兒不看就心慌。”夏林梅說,最開始用智能手機是為了和兒子視頻通話,后來就慢慢習慣了,一天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“泡”在手機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交類App、購物類App、影視類App……記者在夏林梅的手機界面看到,一些年輕人常用的App在她的手機里一應俱全。她熟練地打開一款社交軟件對記者說:“看,這是我前段時間新認識的朋友,通過‘搖一搖’加的好友,現在每天都要聊上幾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些日子,夏林梅的“新寵”是一款閱讀軟件,里面各種各樣、定期更新的小說讓她有了盼頭。“和追劇一樣,總是想知道后續如何,有點上癮。”夏林梅說,自從迷上看小說后,晚上都舍不得睡覺,“總覺得時間不夠用,半夜醒了也要看一會兒,有時困了,握著手機就睡著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夏林梅一樣,受訪的多位老年人已經將通過手機看短視頻、網文當成一種消遣方式,從中找尋精神寄托,“感覺一天很快就過去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子女們擔憂的是,沉迷網絡不僅影響老年人健康,還帶來包括人身安全、財產損失等一系列風險。60歲的山東人江福自老伴去世后,就迷上了網絡小說,經常拿著手機一看就是好幾個小時。有一次做飯,鍋里水煮干了他也不知道,差點把鍋炸了。“想來確實后怕,一看手機就忘了其他事情,但又忍不住不看。”江福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播購物成剁手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不小心掉入陷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播風靡后,一些老年人也與時俱進迷上了看直播、在直播間購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媽沉迷直播間購物,買回家的帶鑒定證書的所謂和田玉和貴金屬,快遞盒子都堆成山了”“我爸在直播間花99元買的東西,我在電商平臺上找到了9.9元的,我爸說我找的東西是假的”……不少受訪者向記者吐槽自己年過花甲的父母沉迷于直播購物,還有人說“有網癮的老人‘瘋狂’起來,甚至超過年輕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東棗莊居民張玲玲最近有點心煩,因為她家院子就要被快遞箱子堆滿了。“我媽一天到晚在直播間購物,說直播間的東西超便宜,家里成堆的農副產品,吃一半爛一半,不知名的保健品拆封了也不吃。”張玲玲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母親60多歲,經常刷短視頻、看直播,“主播說啥都信”,儼然成了一名“剁手黨”,剛開始是買食品,后來是衣服、珠寶等,最多的時候一天收到了十幾個快遞。有一次,張玲玲正好休假在家,她檢查了一下母親買的東西,發現一些產品的質量和顏色與主播介紹的相差不少,一些衣服甚至沒有面料標識成分,有的“保健品”包裝上寫著××口服液、××丸,但右下角用特別小的字體寫著水果飲料、壓縮糖果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自黑龍江哈爾濱的劉穎也有類似困擾。今年五一假期回到老家,她發現家里堆放著很多玉石、字畫、陶瓷花瓶,母親喜滋滋地介紹自己在直播間購買的所謂名畫、古董。“我媽說這些東西價值幾百萬元,老板家里出事了,才幾百塊錢低價處理。要是能找著好的渠道賣了,能賺好多錢。”劉穎聽后哭笑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翻了翻母親買的“名畫”“古董”,發現大多單價在四五百元左右,共買了五六十件,花費過萬元。其中有一幅號稱“價值兩萬元的名畫”,母親花了上千元買來的,劉穎注意到圖案之間的接縫很整齊,明顯是機器做出來的,她在網購平臺一搜索,立馬顯示同款,定價16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網友戲言:“退貨的速度跟不上我奶被騙的速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采訪發現,不少老年人防范意識差,對主播推薦的所謂投資產品深信不疑。湖南邵陽人趙鶴今年65歲,經常在各種短視頻平臺上刷直播。有一次,他刷到有主播教人做賬號賺錢,對方稱可以帶著做頭像、賬號、剪輯帶貨視頻、掛商品鏈接等,一天能收入幾百元錢,每個月能收入五六千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鶴心動了,他立即聯系對方報課,花了3000元買了課程?筛顿M后,他發現課程講的都是一些做短視頻和帶貨的內容,專業術語多,初中學歷的他根本聽不懂。他找對方退課,卻被對方用各種理由推脫搪塞,仍每天給他發送課程鏈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奈之下,他將此事告訴了女兒。經過一番交涉,對方同意扣掉相關費用后退費,最后退了8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老年人想證明自己還有價值,主播能把話說到我們心坎上,內心那股火苗就被點燃了,卻不知道里面有這么多陷阱。”被坑后,趙鶴很是懊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線上尋找歸屬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種收割防不勝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何“網癮老人”越來越多?記者采訪數十位老年人了解到,他們普遍具有“孤獨感”和“脫節感”,熱衷網絡社交是為了尋求“歸屬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訪專家指出,社會人口結構逐漸發生變遷,家庭規模小型化、家庭類型疏遠化、家庭成員離散化等特點凸顯,“銀發族”獨居、空巢等現象更易、更早發生。還有一些老年人為照顧下一代,隨子女搬至陌生大都市,脫離了熟悉的生活環境,內心的孤獨感更加強烈?陀^上,老年人與社會、子女面對面溝通的機會減少,而手機為老年人搭建了一個虛擬的生活空間,供他們表達自我、抒發情感,緩解精神的空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020老年人互聯網生活報告》指出,一些老年人群體在手機網絡上呈現“極致孤獨”的狀態,幾乎全天候生活在網絡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鶴告訴記者,為了留住吃完飯就走的孩子們,前兩年他在家里裝了無線寬帶,之后孩子們留下的時間長了,但刷手機的時間也多了,面對面交流的時間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林梅說:“有了智能手機后,與兒子在線上聯系更加頻繁,但他回家看望自己的次數卻變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年人也擔心與社會脫節,而網絡世界的從眾性給了網民一種虛幻的安全感,讓老年人覺得自己能緊跟時代步伐,與社會有著一定程度的鏈接,從而找到歸屬感。”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馬麗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6歲的北京朝陽居民陳蕓是一位廣場舞愛好者,經常通過短視頻平臺分享自己跳廣場舞的小視頻,有時還會開直播。“我在平臺上發布的作品,很多人都喜歡,他們給我點贊、評論,為了不讓粉絲失望,我每一條留言都精心回復,但這樣要付出很多的時間和精力,壓力很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老年自媒體創作者也提到,現實生活的空虛和脫節能夠在網絡中找到填補,網絡群組和自媒體平臺成為生活中重要的歸屬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網絡世界的復雜也讓很多老年人防不勝防。馬麗紅說,一些網絡運營者通過對Cookie的抓取、對手機權限的無度索取,對老年人在互聯網的每一步痕跡進行跟蹤,從而通過大數據算法,精準抓取老年人娛樂和情感的需求,信息流投喂、算法殺熟、精準營銷,形成層層“收割”的套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可否認,網絡確實給老年人的生活帶來了便利,也豐富了老年人的生活,但涉及老年人的互聯網內容也存在不少亂象,很多‘銀發族’網齡較短,缺乏篩選和辨識有效信息的能力,極易被‘套路’,比如購買一些用處不大的‘便宜貨’、保健品等,甚至還有的追假明星和網紅,被騙錢騙感情。”馬麗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安理(杭州)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徐霄燕也發現,老年人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相對較弱,信息獲取渠道單一,對信息的分辨能力不夠,對網絡詐騙手段和常見的網絡騙局缺乏警惕性。由于缺乏對網絡的了解和經驗,老年人更容易被不法分子的虛假信息所欺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相對于年輕人,老年人對于互聯網和新技術的使用能力較低,不熟悉網絡操作和安全設置,容易成為網絡騙子的目標。”徐霄燕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開報道顯示,最近司法機關打掉的涉老詐騙中,不少案件觸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落實平臺監管責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提高老人社交能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在回應老年人網絡社交需求的同時,保障其合法權益?徐霄燕介紹,我國對老年人的保護主要體現在民法典、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等法律中,但其對老年人網絡行為方面的保護尚無具體明確的法律規定,缺乏實操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相關部門已經關注到這類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3月1日起施行的《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管理規定》明確,算法推薦服務提供者向老年人提供服務的,應當保障老年人依法享有的權益,充分考慮老年人出行、就醫、消費、辦事等需求,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提供智能化適老服務,依法開展涉電信網絡詐騙信息的監測、識別和處置,便利老年人安全使用算法推薦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4月7日起實施的《互聯網網站適老化通用設計規范》,對廣告插件及誘導類按鍵進行了明文限制,要求提供適老化服務的網頁或獨立的適老化網站,網頁中嚴禁出現廣告內容及插件,也不能隨機出現廣告或臨時性的廣告彈窗。提供適老化服務的網頁或獨立的適老化網站中無誘導下載、誘導付款等誘導式按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徐霄燕看來,為防止老年人被騙、促進老年人正確線上社交、促進線下交往,應該從多個層面綜合發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完善立法與相關政策,建立健全老年人網絡權益保護機制。完善老年人保障的相關立法工作,針對老年人互聯網權益保護問題制定具體明確、切實可行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機制。”徐霄燕說,同時要加大法律法規、政策的宣傳和執行力度,提高全社會對老年人互聯網權益保護法律和政策的認知度,確保法律法規政策有效執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霄燕建議,還要加強對老年人的網絡教育和培訓,通過提供針對老年人的網絡技術培訓和網絡安全教育,教他們如何使用互聯網和新技術以及如何設置安全措施,如何辨別網絡騙局,如何保護個人信息,提高他們的網絡安全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平臺的監管責任也要落實到位。“對于網絡平臺,應加強監管,建立健全責任追究機制。”徐霄燕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高級聯席合伙人易燕提出,要通過互聯網平臺加強反詐宣傳,對老年人的反詐宣傳要有針對性,比如利用大數據計算,總結出60歲以上老年人最感興趣的類別、領域、表現形式等,結合老年人的偏好來進行反詐宣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于平臺而言,要管理好內容,對含有誤導、欺詐等內容和行為要及時采取措施,設置便捷的投訴機制,方便網民發現不當內容及時舉報。有關部門也應加大監管力度,著重打擊對特殊群體進行不當引導消費的主體,并加大宣傳力度,提升老年人網絡素養和安全意識。”馬麗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訪專家指出,社會各界要加大對老年人群體的關注和支持,鼓勵社會組織、志愿者等參與到老年人網絡權益保護工作中,為老年人提供更多的幫助和支持,多組織一些線下活動,幫助老年人建立健康的、可持續的社交模式。(文中受訪老年人均為化名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原標題:沉迷網絡不能自拔 刷短視頻看直播“主播說啥都信”“我的父母染上‘網癮’了,怎么辦?”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來源:法治日報-法治網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高清乱码女大生av|亚洲一区二区三区高清精油按摩|99视频69e精品视频二三区|特大黑人娇小亚洲女